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04428com天机论坛资料独家发表香 > 正文阅读

胡克忠:化作草木铸“林魂”

发表日期:2022-06-28 08:47  作者:admin  浏览:

  到达现场后,胡克忠找到一片山凹,打算在此把火截断,山凹的背后是400多亩茂密森林。而一旦火过山凹口,400亩林木就会毁于一旦。胡克忠果敢地指挥5名扑火队员兵分两路:一个组在坡顶用风力灭火机扑火,他带领另一个组在山腰开辟防火线多分钟后,火灾现场风向突变,火焰猛烈增至5米多高。

  熊熊火舌,高蹿蔓延。眼看火势无法控制,扑火队员们的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胡克忠立即大喊:“撤退!”一把将身边57岁的扑火队副队长班培贵推到相对安全的山坡下,同时命令身旁的张志安迅速撤退。此时,胡克忠完全可以奔离火区。但是,为了在山顶战斗的胡发友、柴方红、陈兴海3位队友生命安全,他再次奋不顾身深入火海,一边大声命令他们立即撤离,一边用手机拨打119报警,请求增援。

  在火灾现场,当胡克忠的妻子李凤告诉班培贵,胡克忠的钥匙链上有夫妻二人的合影照时,班培贵仔细、认真地寻找一个个蛛丝马迹,他想尽一切努力为胡克忠的妻子找到。他的这条生命是胡克忠救出来的。他想以这种方式报恩。

  “如果他不为了我们,他就会活着出来!”胡发友、柴方红、陈兴海等生还者说。“火势上来了,你们赶快撤下去!”胡克忠当时大声呼喊的那一瞬间,深深地印在了他们的脑海里。护林11载的胡克忠走了,带着对工作的热情和对家人的无限愧疚,匆忙地走了。大山哭了,森林哭了,全场两百多名职工哭了。

  2004年有一天,一个不法分子欲以送胡克忠家一大卡车煤为条件,从林区偷运木材,只要胡克忠睁只眼闭只眼就行了。还悄悄地将一叠现金硬往他的怀里塞,被胡克忠严词拒绝。“他有‘羊毛’送,必定是我们林场这只‘羊’遭殃。”他不止一次说:“只要还在这个岗位上,我就不会放弃自己的原则和立场!”10年间,他和同事们为国家追回数千万元的损失,因此被上级领导称为“翱翔在林海上空的一只雄鹰”。

  有一年冬天,胡克忠带队进山巡逻,天渐渐黑了下来;雪,仍在不停地下着。胡克忠拄着木棍带头往前探路,大雪覆盖之下,早已分不清哪里是路,哪里是崖。狂风挥舞着漫天的大雪,胡克忠拄着棍子,一步步向前探路。钻山风像刀子一样割在脸上,每挪动一步都十分吃力。寒冷、饥饿、疲劳一齐袭来,胡克忠眼前一黑,栽倒在雪地里。

  田刚和队员们上前将他扶起,眼泪就下来了:“队长,不能再走了,这样下去很危险!”胡克忠却说:“不能耽搁,万一前面有盗伐者呢?不要给他们留一丝机会!就是倒下,头也要朝着林区!”说着,他捧起一捧雪往脸上一抹,又向前挺进……4个多小时后,他们果然发现一伙盗伐者正在盗伐林木。对方根本没有想到这么寒冷的大雪天胡克忠他们会来巡山,仓皇之下,扔下斧头和木材就跑。

  扑火队员宋玉武、田刚含着泪水回忆起自己与胡克忠朝夕相处的10年:有时遭到不明真相的村民围攻辱骂,胡克忠总是耐心向村民依理说法,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遇到顽抗分子使用凶器,他就让队员先撤走,自己最后一个离开。

  胡克忠走了,他用生命铸就的热情和赤诚留给人们无尽的思念。队友记得:10年来他像对待自己的兄弟一样保护队友。乡亲怀念:他走了今后谁来帮我们伸张正义,弘扬正气呢?亲人流泪:为什么没有把家庭和孩子照顾好你就走了?

  记者走进胡克忠的父母居住的老屋,两位老人至今仍沉浸在悲伤里:“儿子哪天不在扑火?天天都在带领人在林区扑火!”6个多月来,这两位年逾古稀的老人做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翻看胡克忠生前的照片、日记和各种荣誉证书。“我的儿子是为抢救国家财产和战友而死的,他死得值!”胡克忠的父亲含泪说。“妈妈,爸爸总是不接我的电话,爸爸好久回来?”在胡克忠牺牲后的2个多月里,他年仅6岁的女儿盈盈每天都要打他的电话。

  退休工人吴光祥是看着胡克忠长大的。这位老工人在老伴去世后,多年来再也没有掉过一滴眼泪。但这一次,看到一个优秀的青年后生就这样离去,他痛心不已,老泪纵横。喜好文艺的他为再现胡克忠的英雄壮举,熬更守夜创作了上万字的小品《护林》。在胡克忠家的楼下,堆着一根根被他拦截下来的偷伐林木,他还没来得及处理。林场副场长、党支部书记张忠德难过地说:“生前几天,胡克忠还说要带着护林员去补栽补种呢!”

  一个秋日的午后,记者走进胡克忠牺牲的那片林地,蓦地发现一条泥泞小道延伸开去,那是护林员扑火用的通道,也是护林员逃生的唯一通道,当烈火包裹而至时,只能从这里顺坡滚下,才会保住生命。想起昔日的战友一条鲜活的生命在这里戛然而止的那一幕壮烈场景,陪同记者前往的扑火队员们不禁悲从中来,泪流满面。

  一个普通人的故事拨动着人们的心弦。胡克忠,这个平凡得像一棵小草的普通林业工人,却用自己的生命,给每一个人带来了感动。每一名被采访对象谈起胡克忠时,都忍不住内心的激动——无一例外地几度泪流满面。看着他们的动情泪水,听着他们对一件件动人故事的描述,我眼里也禁不住涌出了泪水。采访胡克忠事迹的过程,是一次令人难以平静的感动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