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夜明珠开奖记录ymz01 > 正文阅读

仍在抵抗的阿富汗

发表日期:2021-09-29 15:59  作者:admin  浏览:

  阿富汗政府是否还有机会“翻盘”?答案似乎锁定在了以萨利赫为首的“反塔联盟”身上。

  总统出逃、首都陷落,阿塔火速建国,看似大局已定的阿富汗局势,很容易让人忽略背后暗流涌动的一面。

  阿富汗“逃亡总统”阿什拉夫·加尼8月17日在阿联酋现身,否认卷钱跑路,称出走属权宜之计。同一天,副总统阿姆鲁拉·萨利赫通过社交平台宣布成为阿富汗“临时总统”。

  “根据阿富汗宪法,在总统缺席、逃跑、辞职或是死亡的情况下,副总统将成为临时总统。目前我尚在国内,应合法接任该职位。”萨利赫说。

  他还表示,正在寻求其他领导人的支持,以共同对抗阿塔。而其麾下的部队很快攻占了喀布尔以北的帕尔旺省省会恰里卡尔。

  阿富汗政府是否还有机会“翻盘”?答案似乎锁定在了以萨利赫为首的“反塔联盟”身上。

  自20岁从政以来,萨利赫一直都是坚定的“反塔斗士”。在总统逃走的当口,他集结众多势力与激烈交火,展示出绝不低头的硬核姿态。

  巨大的兴都库什山脉从帕米尔高原不断向西延伸,在阿富汗境内与众多河流交汇,形成一条呈东北、西南走向的狭窄河谷。这条位于阿富汗东北部的峡谷有一个古老的波斯语名字“潘杰希尔”,意为“五头狮子”,距首都喀布尔仅有2小时车程。

  这片地形崎岖、易守难攻的峡谷,历来被视为反抗者与逃难者的圣地,也是上世纪90年代反塔力量“北方联盟”的大本营所在地,在阿富汗有“最后一片宽容的角落”之称。

  20年前,阿富汗北方联盟领袖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就是在这里反抗,最终遭到伪装成记者的“基地”组织成员暗杀。

  20年后,他的长子小马苏德乘飞机从喀布尔飞往潘杰希尔,与萨利赫、加尼内阁中的国防部长比斯米拉·汗·穆罕默德等反塔势力一起并肩作战。

  来自喀布尔军方的消息显示,拒绝投降的阿富汗前第一副总统拉希德·杜斯塔姆的部队也正前往潘杰希尔,与当地武装力量集结,一同抵抗。他们还给自己起了新名号:潘杰希尔抵抗力量。

  “我们的阿富汗人拿起武器,在过去72小时内响应了加入潘杰希尔抵抗运动的号召。有阿富汗正规军士兵反对他们的指挥官投降,他们在正朝潘杰希尔山谷而来。阿富汗特种部队的前成员也加入了战斗。”小马苏德在《华盛顿邮报》上刊文说。

  17日夺回省会城市恰里卡尔的激烈交火也许只是个序曲,风暴在“最后一片宽容的角落”再次酝酿。

  目前,潘杰希尔峡谷已经重新竖起原北方联盟旗帜。随着位于潘杰希尔西南方的恰里卡尔被反塔武装攻占,连接喀布尔与阿富汗北部最大城市马扎里沙里夫的战略公路被截断,当前局面一时陷入胶着。

  萨利赫则早在占领喀布尔当天就发誓,永远不会和和平共处,夺取恰里卡尔后更是强调,永远不会向低头,要战斗到底。

  值得一提的是,萨利赫和小马苏德皆为阿富汗塔吉克族,组建“反塔联盟”有着部落政治和民族矛盾的双重意味。

  相比于加尼的仓皇出逃,萨利赫显得格外硬气。作为马苏德的老部下,萨利赫深受其宗教价值观的影响,视为仇雠。

  萨利赫1972年10月出生于潘杰希尔地区一个贫苦的塔吉克家庭。他7岁那年,苏联发动入侵战争,位于阿富汗东北部的潘杰希尔地区首当其冲。在战火中度过动荡的青少年时光后,20岁的萨利赫加入由马苏德指挥的武装力量,活跃于反抗入侵者的前线年时间,马苏德一直牢牢地控制着长达七十英里的潘杰希尔峡谷。在马苏德的带领下,苏军的九次围剿均无功而返,这为其赢得“潘杰希尔雄狮”的美名。

  马苏德对果断勇敢、能言善辩的萨利赫颇为欣赏。苏联撤军后,阿富汗进入群雄争霸时期。1992年,马苏德派萨利赫到巴基斯坦学习“冲突后重建与管理”课程,希望他能成为建设阿富汗的中坚力量。

  正当萨利赫仕途一片大好之时,局势再次发生变化。1996年占领喀布尔,将萨利赫列为重点追捕对象。为逼问其下落,阿塔对萨利赫的妹妹严刑拷打,最后将其折磨致死。“妹妹当年的死永远改变了我对的看法。”萨利赫在接受《时代》杂志专访时曾说。

  当时,阿富汗人对苏联入侵的抗争受到了美国的支持,多个“山头”也因此与美国建立了关系。1999年,萨利赫被马苏德派往美国参加中央情报局的种子情报官员计划,之后便在塔吉克斯坦担任北方联盟的联络官,负责情报收集及对外联络,这为他之后执掌阿富汗情报部门打下基础。

  2001年阿富汗战争爆发后,占尽武器优势的美军迅速击败了。萨利赫凭借较高的英语水平和丰富的战斗经验,旋即成为北方联盟的主要军事领袖和情报主管,并在阿富汗新政府成立后跻身领导层。

  3年后,32岁的萨利赫出任阿富汗国家安全局第二任局长。在其任内,阿富汗国家安全局成功渗透进和“基地”组织网络,获得大量情报。第二年,萨利赫牵头撰写了《阿富汗叛乱分子和的战略》,这份报告在日后成为阿政府与作战的重要指南。

  与缠斗数十载的萨利赫,称得上是阿富汗政府高层中最“懂”其对手的官员之一。少时在马苏德身边的耳濡目染,加上公私两方面的仇恨,让萨利赫成为坚定的“反塔斗士”,一提起就咬牙切齿。

  在执掌阿富汗情报机构期间,萨利赫曾和当时的阿富汗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等就与谈判的想法发生多次激烈冲突。最终,萨利赫在2010年被迫辞去国家安全局长职务。卸任后,他随即发起反塔运动,成为对最直言不讳的批评者。

  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加尼2020年就职阿富汗总统后,萨利赫担任第一副总统,仍“不改其志”。他高调反对美国与展开接触并谈判的决定,并预言美国此举会导致其在撤军后,迅速夺取阿富汗控制权。

  与阿塔誓不两立的萨利赫曾多次成为暗杀目标:2019年7月28日,三名刺客闯入萨利赫的办公室,一名自杀式炸弹袭击者引爆自己,至少20人丧生,50人受伤;2020年9月9日,萨利赫在喀布尔的路边炸弹袭击中受伤,事件造成10人死亡,15名平民受伤,伤者中包括他的保镖。。。。。。

  2020年9月9日,萨利赫遭受路边炸弹袭击。和萨利赫鲜明的“反塔斗士”形象不同,与之并肩作战的小马苏德则对与对话持开放态度,曾在受访时称希望建立一个包容各方的政府。他同母亲以及4个姐妹住在塔吉克斯坦,性格安静,行为、穿戴和他父亲很像。

  小马苏德。父亲2001年被暗杀后,小马苏德一开始并未子承父业。“爸爸并不希望我接受军事教育。他说,等我长大了,这个世界就会恢复和平了,所以我现在必须为一个和平的世界做好准备。”时年13岁的小马苏德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

  他也的确按照父亲的期许规划着自己的人生:大学毕业后既未从军,也没从政,而是担任了马苏德基金会首席执行官,工作内容主要是推广青少年文体活动。

  这次,小马苏德突然现身江湖,追随父亲当年的脚步,让外界颇感意外。不过,此前他曾对媒体表示,自己从父亲马苏德身上,学到了三样东西:要勇敢,要爱我们的国家,要为自由的阿富汗而战。

  分析人士认为,“临时总统”的名头不重要,潘杰希尔抵抗力量能否持续集结反塔力量,与阿塔全面抗衡,才是关键。

  民间反塔力量也在蠢蠢欲动。在8月19日纪念阿富汗独立日的前一天,数十人聚集在阿富汗东部城市贾拉拉巴德。他们降下升起的旗帜,重新升起阿富汗的三色国旗。

  与此同时,有报道称阿塔向空中开枪并用警棍攻击来自贾拉拉巴德的抗议者。在驱散人群的过程中,有人因此受伤甚至丧生。这再次引发人们对阿塔如何统治国家的担忧。

  目前,萨利赫、小马苏德正在与当地武装力量开会,商讨下一步的行动方案。萨利赫呼吁更多阿富汗人加入抵抗。

  一名身在海外的前阿富汗政府高级官员对阿联酋《国家报》表示,尽管潘杰希尔人可以无限期地控制山谷,但他们能够支撑政治僵局多久,还不太清楚。“可能会试图诱使他们加入政府,来自阿富汗邻国的压力也可能最终迫使潘杰希尔势力做出让步。”

  8月19日,一群男女在喀布尔挥舞阿富汗国旗,抗议统治。七国集团外长及欧盟高级代表19日讨论阿富汗局势,称将与合作伙伴继续寻求包容性的政治解决方案,在阿富汗及其周边地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和支持,防止危机升级。

  同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应约同英国首席大臣兼外交发展大臣拉布通电话时强调,下一步阿局势仍存在不稳定性、不确定性。国际社会应朝积极方向加以鼓励和引导,而不是施加更多压力。

  有分析认为,当前这种新的拉锯状态给美国等西方国家继续插手阿富汗局势提供了机会。“临时总统”萨利赫和的战事是否将向长期化发展,还取决于反塔势力是否会得到域外大国支持。在阿富汗千百年来传统部族混战的复杂历史面前,任何简单的断言都是盲目而片面的。